矢志不渝的富强之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启示录之“发展篇”
习近平向“一带一路”亚太区域国际合作高级别会议发表书面致辞
李克强对防灾减灾救灾、防震减灾和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工作作批示

“文身”虽小,但事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

发布时间:2021-06-10  来源:央视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文身”虽小,但事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

  央视网消息:今天我们来关注一起特殊的民事公益诉讼案。去年4月,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检察机关在办理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发现,多名涉案的未成年人存在不同程度的文身现象,而给这些未成年人文身的都是同一家文身馆。之后,沭阳县和宿迁市两级检察机关启动公益诉讼程序,用法律来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2021年6月1日,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这也是全国首例由检察机关提起的、为未成年人文身民事公益诉讼案。

  审判长:判决如下,一、被告章雨立即停止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行为;二、被告章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国家级公开媒体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核);如章雨未在上述期限内履行义务,本院将在相关媒体刊登判决书主要内容,所需费用由章雨负担。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他作为纹身经营者,从2017年6月1日开始,持续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一直在从事文身服务。他的绝大部分顾客针对的是未成年人,七八成的业务是针对未成年人。文身对未成年人的影响,我们是认为侵害了未成年人的身体权、健康权,破坏了未成年人身体的完整性,同时对未成年人的健康造成了损害,以及对未成年人的其他,譬如说就业就学社交其他权益也造成影响。

  小何就是章某提供文身服务的未成年人之一。未满18岁的他因为参与了一起聚众斗殴案被警方抓获,第一次尝到了失去自由的滋味。曾经喜欢炫耀文身的他如今追悔莫及。记者看到,小何的臂膀、前胸、后背、脖子、面部和腰部都纹满了墨色图案,全身几乎三分之一的皮肤被文身覆盖。

  小何说,自己上中专时,父母每个月会给自己留了300元钱的生活费,但他把这些钱全部都花在了文身上。现在他中专即将毕业马上要进入社会,这些纹身已经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如今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把自己身上的文身洗掉。

  小何:反感,特别反感,恨不得把它抠了,糟蹋自己啊。

  小何母亲:那时候他是在叛逆期啊,觉得自己文了文身很帅、很好看。其实,他不懂得以后对自己有什么伤害,他都不懂,长大了后悔都来不及,花了很多钱都洗不掉的,很难看的。

  与小何情况相似,小赵的手臂和前胸后背也都文满了各种墨色的花纹图案。

  小赵:当时觉得挺好看的,没想到影响自己今后的工作。

  小赵说,自己本来打算在毕业后报名参军,但是由于身上的大面积文身,他只好放弃自己的理想。

  文身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 还会影响日后发展

  实际上,还有一些孩子在初中时就已经接触到文身,他们瞒着父母在身上纹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可随着他们的成长,文身带来的各种问题也逐渐浮现出来。

  小何说,自己接触到文身就是刚上中专的时候。那时候,他结识到许多新朋友,其中就包括一些已经辍学、在校外游荡的孩子。小何对这些闯世界朋友非常崇拜,他们的行为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小何模仿,特别是他们身上的文身,让小何觉得非常酷。

  小何:他们身上有文身,挺好看的,我问他在哪儿文的,他就带我去了,当时觉得纹在身上挺酷挺帅的。

  小何左胳膊上的这个图案就是他的第一个文身,这个文身覆盖了他的小臂到肘部的全部皮肤。由于是第一个文身,颜色已经开始变浅,可小何没有想到的是,从这个文身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变化。

  小何:当时就割个线,没有多久,大概也就一个小时吧,就结束了。纹完之后回学校了,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知道了,我家里人也知道了。我心里面害怕,翻学校栏杆就跑了,一直在外面,离家出走了。

  小赵的第一个文身是和小何在同一家店纹的。当时刚上初中的小赵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这家纹身店,在自己的左胳膊上纹一个花臂。为了不让父母发现,他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

  小赵父亲:他回去都穿着衣服,谁去看他的身上啊,他回去你也不知道,他就是把衣服套在外面。到了夏天,他套了那个袖子在胳膊上面,我说每次回家他为什么套袖子呢?他说怕晒黑,我也不问他了。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两个多月以后,偶然中父亲发现了小赵的花臂文身。

  小赵父亲:他睡觉的时候膀子缕起来,我就看到了,生气啊,被我打了嘛,孩子睡着觉都被我拖起来打,太伤心难受了。

  小赵的父母对他的文身行为进行了严厉警告,禁止以后他在身上再做任何文身。然而,父母的警告对于当初正处于青春期的小赵来说,不仅没能起到制止作用,反而激发了小赵的逆反心理,之后小赵又陆续在身上文了唐狮、画臂、满背等等图案。小赵的父母发现他们的劝说制止都不起作用,于是他们想从源头控制,找到了给小赵做文身的这家文身店,希望以后文身店不要再做小赵的生意。

  小赵父亲:对孩子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花钱倒无所谓,小孩子你看弄成这样,对吧。

  然而没过多久,小赵的父亲发现孩子的前胸又增加了一个文身图案,这让他忍无可忍。盛怒之下他将小赵暴打了一顿。从此以后,父子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小赵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要去除文身 治疗过程漫长而且成本极高

  2019年的一天,小赵的父亲接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小赵因为参与校外聚众斗殴事件要进行未成年人学习教育。此时小赵的父母才意识到,要改变小赵的行为,就必须让他离开原来的朋友。要帮助小赵树立新的形象,关键的一步就是清除文身,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与制作文身的相比,清除文身远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小赵父亲:管他花多少钱也要给他洗掉,不然他以后,人家看他害怕呢,我给他洗掉文身。洗文身很痛苦,肯定疼的,别的也没有办法了,只有这样让他洗。

  小赵身上的纹身多达十几处。制作纹身的时候只需要几百块钱,可清除纹身的价格却翻了十几倍,仅左前臂一处图案的清洗费用,一次就要一万多元钱,而想要把全身的纹身都清除掉,至少需要几十万。

  小赵父亲:有疤吧,今年给他洗一下,明年可能还要洗。文身要洗几次的,一次洗不了。

  文身清洗后,要等新皮肤长好才能进行下一次清洗,这中间至少需要间隔三个月。现在,小赵的左臂洗了三次纹身,依旧清晰可辨,而更多想去除纹身的未成年人因为纹身面积太大,担心受到伤害只能望而止步。

  小赵:洗文身的时候激光打在皮肤上面,还会有一种肉被烤焦的糊味儿。

  小赵父亲:希望有部门能把这个事情管理一下,不能让下面的小孩儿再出来对不对?我家孩子已经这样了,我不希望别人家的孩子再受到这样的影响。

  进一步走访调查 检察官发现文身行业失管无序

  那么文身行业究竟归哪个部门管理,谁来规范和监管文身行业的经营行为呢?家长们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相应的管理部门,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2020年4月,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刑事案件中发现很多涉案人员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文身现象,而且基本上都是未成年人。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这些人身上有一些文身,进一步审查发现有一些纹身的面积还是蛮大的,有的是在面部,有的是在背部。譬如说面部会纹上一个天眼,下巴的位置纹一个生死线,还比如说身上会有大面积的。

  经过了解,叶梅发现这些未成年人大多是在一家名叫锦绣堂的文身馆内纹的。随后,沭阳县人民检察院迅速与当地工商部门的执法人员赶到这家文身馆了解情况。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发现文身馆经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相关的执照,属于无证经营,另外从环境方面也是脏乱差,没有消毒的一些设施、工具。另外,这家店的经营范围除了纹文身还有洗纹身。洗文身属于一种医疗行为,需要取得医疗许可证,如果没有经过卫健部门批准去洗文身的话,还是属于违法行医的行为。

  涉案商家无证经营 文身染料有毒有害

  调查显示,纹绣堂的店主章某在从事文身业务时并没有进行工商注册登记、也没有取得卫生许可证。同时,章某还在没有申请取得医疗美容许可证的情况下,为未成年人清洗文身。随后,检察官和执法人员将文身用的染料送往专业检测中心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用于文身的染料每1千克中含有11毫克的游离甲醛,对身体有毒有害。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颜料就是从淘宝上的网店买的,也没有正规的厂家,都是一些英纹身字母,也没有相应的批号。这些颜料不利于身体的健康发育,或者是说对青少年的健康损害,在成长期会产生更大的危害后果。

  经过进一步走访调查,纹身馆混乱无序和行业失管的问题完全暴露在检察官的面前。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纹身行业目前国家没有相应质量和行业的标准,对于纹身的燃料也缺少相关的一些行业的标准和质量的标准。

  检察机关认为,由于行业失管导致的部分纹身馆违法开展文身业务,为未成年人纹身,给这些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带来了损害,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2020年10月,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提起行政公益诉讼,同时向沭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卫生健康局发出检察建议,督促他们依法履职。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督促相关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卫生健康部门加强对纹身行业的监管。相关的行政职能部门按照我们行政公益诉讼检查经营的要求,也落实了相关的一些职责,对纹身馆也进行了整治,对相关的经营机构办理了经营许可证。

  行政诉讼后检察院为何又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沭阳县检察机关在提起行政公益诉讼后,这一案件并未就此完结,随后,这一案件线索上报给了宿迁市检察院,去年12月25日,宿迁市检察院启动民事公益诉讼程序,追究文身馆老板章某的侵权责任。

  宿迁市人民检察院在向法院提交的诉讼请求中,认为被告章某为未成年人纹身侵害了未成年人的身体权、健康权。要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赔礼道歉的民事侵权责任。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叶梅:提起公益诉讼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我们认为不特定未成年人的权利是属于国家保护的公共利益,未成年人的权益也是国家利益、社会利益的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社会利益。

  宿迁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刘家云:要让所有从事纹身行业的经营者知道不能为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服务,因为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会给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发展带来不良的影响,同时也会影响到未成年人将来的就业、就学,包括参军招工等等。

  为四十多名未成年人文身 检察机关当庭出示证据

  2021年5月24日,这一案件在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宿迁市人民检察院出示了被告纹身馆经营者章某为40多名未成年人纹身,以及为7名未成年人洗纹身的证据。对此被告章某没有异议。

  审判长:文身的染料或者说操作是否会给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被告章某:会,文身是文在表皮的真皮层。

  审判长:你既给别人文身,又清洗文身?

  被告章某:对 我清洗文身,一般都是清洗特别小的文身,比如说天眼这些(图案)。

  但庭审中被告章某提出,目前法律并未明确能否给未成年人纹身,因此不能认定他构成侵权。

  公益起诉方宿迁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应从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出发,禁止给未成年人纹身,正如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一样,符合立法本意。出庭的专家证人也相继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专家表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是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当权利侵害行为涉及到不特定未成年人利益时,就具备了公共利益的属性。纹身对未成年人的身体造成伤害,带来社会公众负面评价同时,对其心理健康也会带来负面影响。

  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向公众书面赔礼道歉

  2021年6月1日,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停止向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服务的行为,并在国家级公开媒体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这也是全国首例由检察机关提起的、为未成年人纹身民事公益诉讼案。判决后被告章某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目前这一案件已经进入执行阶段。

  检察官表示,本案虽然已经判决,对未成年人纹身的治理仍任重道远。如明确纹身行业分类、纹身场馆是否属于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管理范畴,纹身经营者从业资质,从事纹身服务的技术标准和产品质量标准等,都需要相关部门予以明确。检察机关建议,应完善立法,规范纹身行业治理。

  除此之外,专家指出,以往检察机关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提起的公益诉讼,主要局限在生态环境和食品药品领域,但在新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第一百零六条中,第一次明确了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涉及公共利益时,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利。

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